¤ 您目前的位置:主页 > 南海新闻 > 视频报道 > 正文

永远的记忆|师父的生死考题

发布者:      来源:南海佛教网 

 

 

 

 


本焕长老开示

凡是每个人类众生,都能用功,都能开悟,都能了生死,都能作菩萨,都能成佛。我们成佛,人类众生都能成佛,不是其它众生成佛。

 



本期口述者简介

 

 

 

印顺大和尚

印顺大和尚,佛门泰斗本焕长老之衣钵真传,临济宗第四十五代传人。现任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、海南省佛教协会会长、湖北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、深圳市佛教协会会长,担任深圳弘法寺、三亚南山寺、尼泊尔中华寺等多座寺院方丈,本焕学院院长、南海佛学院院长、柬中友协最高顾问、柬埔寨最高国家勋章获得者。由于其修行、弘法成就及对中外佛教文化交流所作出的杰出贡献,被泰国国王御赐“华僧大尊长”的荣誉称号。

自2012年春节过后,老和尚身体一直有恙,让他住到医院去,他不去,明确要求住在寺里。没办法,我们只能顺应他老人家。

曾经有六、七次,师父跟我说:“印顺,我要走了。”我说:“师父,您还不能走。”话虽这么说,但我也知道师父想走留也留不住的,因此和政府相关部门协调早早作了预案。

2月29日,老和尚把寺院的全体执事叫到身边,语重心长地说:“我要走了,你们大家各自珍重!最后送给大家的还是那几句话,出家人须用功办道、了生脱死,不为自己求安乐,但愿众生得离苦!有几件事我要当着大家的面说清楚:一是这些年十方信众供养我的钱财,我一直是用来修庙,现在还剩下一些,我把它分为六份,一份用来修大洪山慈恩寺,一份用来修新洲报恩寺,剩下四份用来修万佛禅寺。修这些庙这些钱是不够的,你们要帮助印顺完成我这个心愿;二是我死后,要茶毗(火葬)。出家人生归从林死归塔,烧了干净。我的舍利由我修建住持的寺院建塔供养,三是我的悼词由净慧来写,后事安排力求简洁,我是一个修行人,一辈子实实在在的,所以不要搞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,这都没用……”

3月26日早上四点,老和尚和往常一样按时起床了。他让值夜班的护士把窗帘拉开,说房间太热,把空调关了,把扇子递给他。他自己轻轻地扇着,突然扇子掉了下来,过了一会儿,护士发现他不像是睡着了,过去一看,发现老和尚的身体已经僵硬了,于是大叫了起来。

我赶过去的时候,老人家的身体越来越凉。我试着把手伸到他的手里,但他的手僵硬了,我的手根本伸不进去,我就用两手握着他的手。慢慢地,寒气直往外冒,冻得我浑身打颤。我还是这样不离不弃紧握着他的手,渐渐地,他的手温暖了起来。他醒来后连说了三句:“印顺啊你太啰嗦了,你太啰嗦了,你太啰嗦了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生死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,出家人这一点都看不开,还当什么和尚?我该办的事情都了了,该交代的事情也都交代清楚了,原来你答应过我让我走,怎么又说话不算了?”我虽然也处理过很多类似事情,但产生了这种无力感还是第一次,我回答他:“师父啊,这个题别考我,我过不去啊!”老和尚就是被我们这些舍不下的人天天拖住,直到4月2日凌晨。

4月1日晚饭后,我到法堂前散步,看到夜空出奇的美丽,有一颗星星格外明亮,我知道师父今晚要走了。于是回房间洗了个澡,我的侍者觉得很奇怪,因为我一般不在这个时间洗澡的。我跟他说,师父要走了,今后几天恐怕没有时间洗澡了。

洗完澡,我给几个人通了电话,然后回到老人家身边,坐在他身旁。他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我,我也这样静静地注视着他……在这种无言的注视中,我的心变得越来越平静,越来越空灵,没有难过,没有忧伤,感觉助念的诵经声是如此美妙动听。不知过了多久,师父像是累了,缓缓地闭上眼睛,如同往常睡着了一般,平静、慈祥。净慧老和尚说了一句:“老和尚圆寂了,现在是2日凌晨零点36分。”我看到一道美丽的红光缓缓升起,飘出窗外,那一刻,异香满堂…

我的恩师本焕老和尚就这样走了,他去了他想去的世界,却把对他无尽的思念留给了我。我多么希望仍能跪在地上,把头伸进他的怀中,双臂环抱在他的腿侧,在他用折扇轻敲我的头部的时候,给他讲外出的见闻啊。可是,如今这一切都只能在梦里了。

 

 

 



 


今日互动


分享你对老和尚的想念

 

 

 

 

南海佛教网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备案号:琼ICP备13000058号
copyright [@] 2012-2022 海南省佛教协会,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