¤ 您目前的位置:主页 > 禅林清韵 > 禅茶一味 > 正文

佐茶的曲子

发布者:      来源:南海佛教网 

 

    朝代更迭之时,总会出一些贞女烈夫,比如明清之际的柳如是与张岱。柳如是是秦淮名姬,“秦淮八艳”之一,明亡后她留有遗书:“……把我悬棺而葬吧,我一生清白,不沾大清一寸土……”话不多,听来却有金石气。张岱要比她婉约些。国破家亡后,他披发入山,写出了《陶庵梦忆》和《西湖梦寻》——心已油尽灯枯,再也看不到当下的繁华靡丽,只有往梦中去寻觅。据说道人葛洪死时,兀然若睡,举尸入棺,轻如蝉蜕,世以为尸解仙去。大概在明亡之时,张岱也已随大明的河山尸解仙去,游荡在尘世的只不过是一个流离失所的魂,《陶庵梦忆》和《西湖梦寻》,看起来是对从前的缅怀,其实是对当下的不屑。

 

    清人李渔的《闲情偶寄》,乍读颇有张岱的遗风。张岱写舟中看月,酣睡于十里荷花之中,他收叶上荷珠煮酒,吃色如蜜珀,香若莲房的西栗,听指法圆静,微带油腔的绍兴琴曲……读来颇为香艳。李渔写看花听鸟,女子的眉眼、肌肤、首饰,居室里的屏轴,精致的糕饼……读来也颇声色。只是这“声色”是当下的,鲜嫩欲滴,“香艳”却是风干的花,是遁入空门的人回忆从前,件件都已是隔世的事。不过若抛开家国身世来看,两人的情趣倒真是暗合:都抒写诗酒人生,又都超然物外,寄情于清风明月。《西厢记》如蜜糖,《三国演义》如烈酒,《陶庵梦忆》、《西湖梦寻》和《闲情偶寄》则是案头的茶了。
 

南海佛教网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备案号:琼ICP备13000058号
copyright [@] 2012-2015 海南省佛教协会,All Rights Reserved